RSS
工会要闻 | 职工维权 | 职工文化 | 劳模风采 | 文化旅游 | 先进工会
江西新闻 | 社会民生 | 创业就业 | 视频新闻 | 企业风采 | 赣鄱娇子
首页 > 职工文化
吼风
2020-03-04 19:38:23     来源:中工网    查看评论   订阅中工手机报   下载中工云信

  一

  “解落三秋叶,能开二月花。过江千尺浪,入竹万竿斜。”写下这个文题, 我蓦然记起唐朝李峤写风的诗句。

  “大鹏一日同风起,扶摇直上九万里”,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入青云”,“秋风萧瑟,洪波涌起”,这些豪气干云的诗句说的也是风。想不到写风的诗句真不少。也难怪,我们需要风,苦闷时盼清风,燥热时盼凉风,万物生长盼春风,果子熟时盼秋风,冰雪也盼朔风扬。风又无处不在,无时不有。

  从另一个角度说该淡然对待的该是秋风,“常恐秋节至,焜黄华叶衰”。最恼人的当是冬风了,“长啸出原野,凛然寒风生”,“凄凄岁暮风,翳翳经日雪”,刮骨的冷。

  最喜的是,杨柳扶风,风吹细雨,这柳这雨因为风添了几分情致。最爱那春风,从青草的嫩芽上走来,从小溪潺潺的歌喉里飘来,让人眼眉舒展,眼前一片清爽怡人。风沾了杏花,便是杏花风,沾了杨柳,就是杨柳风。

  诗人贺知章说,“二月春风似剪刀”。啧啧,一个“剪”字让我脑海浮现一个画面:风如剪刀,也似燕尾,细细地裁出了世间的万紫千红,裁出了一幅人生的锦绣画图。

  二

  风, 虽是寒热交流形成的自然现象, 但我始终忘不了那个夏季, 那个吼风的情形。

  那天,骄阳高照,酷暑难耐。我躬腰垂背割了数十排稻子,脸颊上、腰背上、手臂上渗出的汗珠如雨霰而下。

  没有风。一停下劳作,才感到有些闷热。远山上传来甲壳虫“热了热了”的鸣叫。我直起腰,只见山上的树、田中的稻子,呆然不动,一片岑寂。此时要是来一场轻柔挥洒的雨,或者凉飕飕的风,多好,让燥热的心沐浴一丝清凉。

  “哟嗬……”不知谁吆了一声。

  我情不自禁地站直身子,抹了把脸颊上的汗,也嘬起了嘴巴,“哟嗬,哟嗬”地一声声附和起来。

  “爸,风来了风来了。”儿子咯咯地笑,惊喜地指着稻禾大喊起来,“你看你看,稻子开始摇头晃脑了。真的,你看。”

  田野里,人们纷纷从稻海里直起腰,一齐哟嗬着。刹那间,酷夏的田野散发出迷醉的气息,诗意般洒脱,那金色的穗浪在我心田荡一层层涟漪。

  “刚才是风在睡觉,一吼,风就醒了。风一醒就开始工作了。”我往手掌吹了口风,笑着对儿子说。

  “是吗?”儿子扮了个鬼脸,笑了,那眼眸分外莹亮,“爸,有位作家说,风是魂魄一般,有尾巴有裙角有长发,还有伸缩自如的纤纤十指。风是不是仙女啊?”

  我摸摸儿子的头。风是不是仙女,我不敢苟同,因为这仅仅是想象罢了。但我知道,春天,风是丝丝湿润温和的青草气息;夏天,风是花草树木摇曳的身姿;秋天,风是黄叶脱离羁绊的感悟;冬日,风是狂傲的侠客挥舞的剑戟。

  “哟嗬哟嗬……”人们继续吼着,田野愈发骚动起来。

  这时我才发现,夏日的风吹过脸庞的惬意是多么清爽多么奢侈。欣赏风在枝桠间摇摆的舞姿、呼呼悦耳的歌喉,真是生命中独特的享受。风,宛若恋人温柔的絮语,又似涓涓流淌的小溪,令人生发出想要握住她流动的旋律、追寻她飘忽踪迹的冲动。

  我仰望蓝天,蓝天是那样的湛蓝,似乎可以洗涤尘世间所有的喧嚣。天际那云卷云舒的柔情,其实就是浓缩在光阴里的一阕慢歌,仿佛已经被豪情与灵感描摹过无数次的一念情深。

1 2 共2页

[责任编辑:孙仕奇]

    相关新闻:

New Document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
我要留言

京ICP证100580号 |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(1012009003) | 京公网安备110401200155 |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
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(广媒)字第185号 |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11630)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本站地图 | 投稿邮箱 |版权声明 |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 |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:010-84151598
Copyright 2008-2016 by www.workercn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
扫码关注



工人日报
客户端
苹果版
安卓版